您目前的位置:学校官网» 首页» 科研动态

周健奇:不忽视就业压力不低估稳就业能力

 
   去产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一项重要内容,最初是指化解掉过剩的产能,以钢铁、煤炭两大行业为主,后来范围扩大至其他行业,化解掉的也不仅只是过剩产能,还包括环保效率低的产能。谈到去产能,就不可避免地涉及相关产业的就业问题。对于这一问题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周健奇有话要说。

“去产能后面对的就业问题,我认为要分三类来分析。”周健奇开门见山。

第一类,是大型国有企业去产能后的员工就业安置问题,在这方面,国企承压较重。“为此,我重点调研过陕西省、山西省和河北省的大型煤炭企业,感觉企业都存在非常大的员工分流安置压力,对于富余的人员,企业的做法集中在通过让符合条件的员工在本企业内部转岗、支持员工创业和发放员工离职补助上。”周健奇这样说。

第二类,是较大规模民营企业产能去除后的员工就业。企业承担的压力很大,当地政府发挥了重要的引导和协调作用。富余员工的去向与国企相类似,或是得到内部安置,或是在本地再就业,或是自谋出路。

第三类,是较小规模的小微企业产能去除后的员工就业。一般是企业承担了基本责任,员工以自谋出路为主。

“综合来看,内部安置、本地分流、出路自谋是去产能后的员工三大就业方向。当然,如果企业还在继续运营,只是将过剩产能、不环保产能去掉,还是有能力在内部安置一批富余员工的。但如果企业整体关停,就没有办法内部安置了。另外,如果企业规模较大,一次需要安置分流的员工数量较多,往往会得到政府的集中帮扶。但如果企业规模较小,安置分流的员工数量也不多,基本是需要员工自谋出路的。当然,也有特例。我了解到,某大型国有企业下属的一家中外合资企业,属于千人规模,由于外方结构调整的需要,被突然关停,外方出台了较好的补贴性政策,员工以自谋出路为主。”周健奇称。

在她看来,接下来,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进一步深化,去产能后的就业问题也出现了新的趋势:“首先,某一地区可能会出现多行业、多企业的去产能,而不仅仅是个别行业、少数企业去产能;其次,企业整体关停的情况会增多。因此,再就业需求会在同一时间段内在该地区集中出现。企业整体关停,即便没有整体关停,也因为前面已经内部安置了一批而难以承担更多的压力。因此,内部安置、外部分流的空间缩小了。再就业将主要依赖自谋出路。”这个现象,应当引起重视。

“当然,另一种情况也是存在的。我在近期的调研中发现,一些保持较好发展的企业存在招工难的情况。但就业的基本面,还是以再就业压力大、就业的供需结构不平衡为主。对此,我建议相关部门做好以下三件事:一是搭建就业平台,为供需双方对接提供服务,其中也包括培训、金融;二是积极释放新的消费需求,以需求拉动供给、创造供给,吸纳就业;三是做好应急预案。我国市场规模大,新行业、新企业不断涌现,员工自谋出路的选择性也在扩大。更为关键的是,员工的综合素质在提升,思想也不像以前那么保守了。这些都有利于我国稳就业。总之,压力确实存在,但只要发挥我国市场规模大、服务业前景好、制造业基础好的优势,稳就业是可以实现的。”周健奇这样说。